写真作品

  太原1月6日电 (记者 李娜)随着社会发展,保留许多上古音的山西方言正在消磨。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·山西汉语方言调查项目验收会5日傍晚在山西省太原市完成。该调查项目首席专家、山西大学语言科学研究所所长乔全生教学6日接收记者采访时表现,对山西方言和其所反应的处所文化,既需要被动地全方位地保留,也应该主动地多角度地保护,树立有效的常态化运行机制。

  山西方言作为中国十慷慨言之一,有语言演化的“活化石”之称。乔全生说:“山西地理比较封锁,人口相对稳定,语言一代传一代,口耳相传,假如没有外来影响,方言就会坚持原汁原味。从历史上来说,我们能从山西方言中找到一千年来的方言特点。”

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?山西汉语方言调查项目验收会5日傍晚在山西省太原市完成。图为临汾市洪洞县赵城镇当地人头覆毛巾表演哭丧调。 李娜 摄中国语言资源维护工程?山西汉语方言考察项目验收会5日薄暮在山西省太原市完成。图为临汾市洪洞县赵城镇当地人头覆毛巾表演哭丧调。 李娜 摄

  据其介绍,在山西省吕梁市临县,当地人把媳妇叫“sou zi”,“sou”这个发音就是唐代“新妇”二字的合音,“就比方我们今天说甭去了,甭读‘beng’,就是‘不必’两字的合音。”

  山西保存有很多语音“活化石”,有些音甚至比唐代发音还要古老。“比如马蜂,山西中部很多地方读‘马peng’,‘peng’这个音是上古音,是两千年以前的音。山西这样的音很多。”乔全生说。

  乔全生表示,通过山西方言还能够看出人们向南方移民的历史,“很多全浊声母字原来不松气,在山西南部就读成松气的音了,好比豆读‘tou’,而肚读‘tu’,一些客家话也是这样。”

  2016年,乔全生去临汾市洪洞县赵城镇核实音系时,请民间艺人展示当地特有的哭丧调《福香妈哭夫》,"哭中有唱,唱中有哭,全用当地方言,听的人深受沾染,无不动容。那位艺人已经60多岁,后继无人。”

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?山西汉语方言调查项目验收会5日傍晚在山西省太原市完成。图为验收会现场。 李娜 摄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?山西汉语方言调查项目验收会5日傍晚在山西省太原市完成。图为验收会现场。 李娜 摄

  他以为,“山西方言作为黄河流域、黄土高原上的一支古老方言,无论就其形成的历史仍是所保存的古代语言文化,在汉语发展史上均占有突出的位置。调查研究山西方言对懂得山西文化、汉民族文化均有着重要、踊跃的意义。”

  然而,随着城市化过程,山西方言正在产生变化,一些词汇在渐渐消亡。乔全生表示,以临汾市洪洞县为例,“洪洞县的白叟们喊妈是‘姐’,读‘jia’,年青人就不这么说了,就是一般话的妈。再过几十年,‘羌人呼母为姐’的文献就永远成为历史了。”

  乔全生是长江学者,他从1981年开端调查山西方言,至今已有30多年的时间,“这30年,一些方言消失的速度在加快,也许再过30年,很多方言就不见了。现在的保护主要是保存,它消失了,我们把它记下来。”

  据了解,2015年,中国教导部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启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,全方位保存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方言。山西是中国语言保护工程建设首次选定的四个省份之一。目前,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·山西汉语方言调查项目已完成2015年10个县的试点工作和2016年16个方言点(15个县1个镇)的调查摄录工作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