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真作品

  重庆1月6日电 (苏鸿 刘相琳)记者6日从重庆永川区委宣传部获悉,经过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数月挖掘,已完成了重庆汉东城遗址第三次考古发掘,共出土陶、瓷、石、铜、铁、骨质等器物小件1200余件。

  汉东城遗址位于重庆永川区朱沱镇,遗址分布面积约40万平方米。汉东城东部紧邻长江黄金水道,在宋元时期,成为重庆十八水驿之一。汉东城遗址是重庆境内现存遗存最丰盛、保留最好、时代延续性最好的古遗址之一。

图为挖掘出土的汉东城遗址排水系统。 苏鸿 摄图为挖掘出土的汉东城遗址排水系统。 苏鸿 摄

  汉东城遗址第三次考古发掘共挖掘19个探方、1375平方米,发现灰坑84座、房址11座、墓葬3座、沟13条、路1条、柱洞54个,出土陶、瓷、石、铜、铁、骨质小件1200余件,以唐宋时期川渝地区各窑口以及景德镇窑、湖田窑、龙泉窑、繁昌窑等瓷器为主。此次考古发掘发现的宋代金属冶炼类遗存、较为完善的排水体系、新发现了广元窑、清溪窑等窑口瓷器等,对弄清遗址作为唐宋城镇的布局与功能分区具有踊跃意义,也为遗址保护计划编制奠定了基本。

  清华大学修建历史研究所所长王贵祥接收记者采访时说,汉东城的城市空间技巧、城市格式和护城墙构造,完整地展示了宋代小城市的形象。汉东城遗址完整水平,表明其在宋代已经相当富庶。汉东城在宋代尚属偏僻地区都可以有这样的造诣,也印证了陈寅恪“华夏民族文化造极于赵宋之世”的论断。

图为汉东城遗址出土文物。 苏鸿 摄图为汉东城遗址出土文物。 苏鸿 摄

  北京大学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孙华教授以为,从已揭示的地层关联所展示的汉东城年代的发展过程,以及从平面所看到空间的一个散布状况,汉东城是唐宋时代一个非常重要的市镇,为研究西南地域唐宋时期,尤其是两宋时期的市镇供给了非常好的样本。汉东城的繁荣对于研究古代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,尤其是商品经济的发展具备重要意义。

  同济大学古迹遗址维护中心主任周珂周珂教学提议,将汉东城遗址建设成一个拥有复合性功能的遗址公园。遗址公园要体现悠久的历史文化,既是一个小型的博物馆,也是市民运动休闲的场合。